国外旅游【其他】 荒野加油站收银打工仔‧Cashier of Ngiyali Roadhouse in Fitzroy打工度假

一、收银篇‧

悉尼跨完年后,手上的钱也烧的差不多了。透过友人的介绍,小弟有幸飞到了距离Perth西北边2,524公里的Fitzroy Crossing,来到这里不为什么,就为了混口饭吃。小弟在这人口2,000多人小镇的工作地点是Ngiyali Roadhouse,是一家隶属于BP集团下的公路加油站,也就是外国电影里常看到在那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荒野里仅此一家附设餐厅商店的小加油站。除了地点偏远外,这儿另一个特别处就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都是澳洲原住民(也就是俗称的阿宝),但他们相对于city的原住民更纯朴些。小弟就在这偏僻却富有原民文化的小镇展开了冒险打工仔生活……

《Ngiyali Roadhouse》

澳洲,是一个驾驶自己加油的国家。小弟在这公路加油站主要的工作不是加油,而是收银,基本上就跟7-11店员差不多,帮客人结帐找钱,定时进货补货架。虽然只是把”欢迎光临”换成”Hi, good day”, 刚开始对于商品金额和找钱的数字真的是有小小的障碍,明明是简单的数字,但面对客人时却常常念错,哀… 英文果真不是我的母语阿~~
Anyway我每天主要的工作区域就是躲在小小的柜台后,操作touch panel帮客人结帐。乍听之下很单纯,但由于roadhouse贩卖的商品众多,我们每个cashier有专属负责的商品区域,而小弟就是负责所有一切有关车用的商品,大至jerry can (携带式油桶),小至(fuse)车灯保险丝,还有补胎胶、钳子、板手……等等阿哩阿扎的手工具,通通包办。最痛苦的莫过于客人问我某某车用商品,但我不知道是啥?! 这时候我只能尴尬地问他 ”Would you like to come in n’ take a look?” 不过也因此多了解了不少车用工具的英文,无形中也默默地累积了单字量咧~0~

《My main working area in Ngiyali》

《The touch panel I used everyday》

《The stuffs in my duty I》

《The stuffs in my duty II》

《The stuffs in my duty III》

《The stuffs in my duty IV》

基本上这2,000多人口的小镇,每天上门光顾的客人几乎一样,待了两个礼拜后,大概就可以认面孔来认人了。由于澳洲政府保护原民政策,发放Basic Card给每位原民,并每周补助固定金额入帐。因此这六成原民的小镇大家几乎都不用上班就有钱可以消费,也造就了本加油站三不五时就门庭若市。而这儿的原民又非常单纯,每每购物都非得把钱花精光不可,偶尔买完还有余额,甚至还会打电话给亲朋好友再继续来把钱花完,总之就是要见底啦!这种消费模式下,就造成了我们这些cashier结帐上的困扰,常常不是一个客人要结好几次帐,不然就是一堆商品”逼”完后结果帐户没钱,弄得大家又好气又好笑,真的是想搞死谁阿 >”<
虽然每天因不同的结帐状况累积不少负面情绪,不过有时忙里偷闲总是可以稍稍缓和一下情绪。有次我拿了餐盒的纸盖做了张自己的名牌,底色还涂上台湾国旗,就此放在柜台前,一方面介绍自己,一方面也promote台湾。本来希望可以制造和客人结帐时的话题,没想到这儿居民兴趣缺缺,反而只有老板Gerry问过我”Is that you?” 终于让我逮到机会说“Yes, and it’s the flag of Taiwan”

《DIY Taiwanese flag》

《DIY badge and Ngiyali’s sticker》

本加油站除了加油、卖商品、卖热食外,店内还有着全镇唯一的ATM,进而另提供一项重点民生服务─提款。西澳的发薪日为每周四,政府补助金也是周四入帐,因此造成每周三会有原民客人买东西不够钱付帐,而周四一大早就有一堆人排队等ATM提款的特殊景象。真的不夸张,每周四我都要见证一次提款人龙在柜台前出巡,而这台ATM不知道是年事已高还是中古货来着,处理速度超慢,还常卡钞,常搞得我和supervisor要跟客人边sorry边卖笑,不过想想也是蛮有趣滴经验啰 ^^

《Long long queue for ATM using》[/SIZE]

二、加油篇

在这隶属BP集团的Ngiyali Roadhouse工作,当然包括有关加油方面的作业噜,不过澳洲是个驾驶DIY加油的国家,所以我本身不需要做”加油”的动作,而是要进行pump(加油泵)区域的维护。总之,只要一换上Ngiyali专属的蓝黄相间的制服,我在roadhouse的一连串加油工作就此展开啦……

《The uniform of Ngiyali Roadhouse》

一到店里第一件事就是要打水,以提供加油的客人清洁车身及车窗,把水桶放定位后,接下来则是要把今日油价挂上告示板。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小镇较偏远的关系,这里的油价浮动频率很低,几乎近一个月才调整一次,咱们台湾可是周周调整滴阿~~

《Put on the petrol price》

开店做生意前,清洁打扫自是不可少,不过由于这加油区域地幅广大,所以必须使用blower(吹气枪)把落叶或垃圾吹到水泥地外。落叶,有机物,有助于土壤肥沃,可以滞留原地;但垃圾可不是吹走就算了,在下一阶段的捡垃圾作业时就要处理完善。所有前置作业都完成后…… 对表! 0600准时开店营业!

《Use the blower to clean up》

开店后,小弟主要的position就是躲在柜台后帮客人结帐哩…… 至于有关原民五花八门、光怪陆离的结帐情境上篇已经介绍过了,这里就不多赘述啦。不过经过一上午来往过客的加油后,地面上难免会残留油枪滴下的油渍,这时候就需要出动heavy duty(强力清洁剂)和长柄刷来清洁这顽强的油污啦。把heavy duty和水用一定比例调和后,用长柄沾取后轻刷油污处,静待15分钟再拉出消防水管来冲洗地面。这样一来地面就清洁溜溜,还给来往客人一个干净的加油空间啰 ^0^

《Hosing for dirty cleaning》

经过一天的忙碌,店内表定关门时间2000一到,另一项加油作业的重任正要开始。对于加油站而言,最重要的就是pump油表和油槽贮存量的纪录,因此小弟必须在上锁油枪之余,统计一天内这十台pump各别的加油量,并要记录四个油槽剩余的贮油量,以利主管和老板回报总公司。由于镇上的路灯非常有限,关店熄灯后外头几乎是一片漆黑,于是乎需要”手电筒”这项神器来辅助,透过微光在黑压压的偌大空间作业,也是很特别的生命体验咧~~

《Pump recording》

《Tank recording》

完成记录后,也代表一整天工作的结束,虽然一身疲惫,但偶尔远眺这黑暗中的roadhouse,似乎透露着那么分静谧的安逸。恩… 虽然扛上背包注定要流浪,不过有时后短暂的安定也是不错噜……

《Ngiyali Roadhouse at night》

三、打杂篇

[SIZE=”3″]在Ngiyali Roadhouse的三个月,除了结帐收银、打理加油事宜外,另外还有些定期或不定期的杂务事需要处理,小弟个人统称为”打杂”。这定期的杂经过一定时间的经验,打起来算是驾轻就手,但不定期的杂属于突发事件,有时候还真的会让人措手不及咧,例如……

有时候清晨4点多你已经摸黑上班了,一到店门口没想到已经有客人坐在店门外等你开门。虾毁…这是哪招阿!不要怀疑这里的原民真的太闲,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们晚上到底有没有睡觉,不过基本上我还是会按照原本的tempo行事,除非外面等门的客人多到一个太over,才会提早开门放人阿~~

《Today’s earliest customer》

10分钟的早餐过后,小弟就要准备到外头捡垃圾啰。长夹和垃圾袋是rubbish pick up的基本配备,离开空调在近40度的高温下游走,老实说是种煎熬,所以总是希望可以速战速决,回去有冷气的文明世界。殊不知,随手丢垃圾对原民来说是种习惯,只是他们是丢地上而非丢垃圾桶,因此总是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勉强把外围清里”稍微”干净些,而且通常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,套句我家OZ主管说的”They are very dirty!!!!”

《Rubbish picking up》

《The entry of Aboriginal community》

有时候店里生意清淡,尤其是礼拜二或三(西澳是礼拜四发薪,通常礼拜二或三原民身上就没啥钱可消费)客人较少,此时可不能闲闲没事发呆,反而要开始翻箱倒柜,把货架上的商品移下来做清洁,并货架擦干净后再把商品归位。每每在做这工作时,”陶侃搬砖”这句成语就会一直在我脑中回荡,只是当年陶伯伯是早进晚出,花费一天的时间,我大概只有10分钟就搞定呗。此外,偶尔也要冲洗脚踏垫,这脚踏垫不冲还好,水一冲下去泥沙立马拔山倒树而来,这小镇的荒野程度由此可见。

《Keep everything clean n’ tidy》

《Mat flushing》

40度C天空下,冷饮永远是最牛逼的商品。基本上店里每天早晚各要补一次冷饮,另一个奶类冰箱则是一周两次delivery,总之饮料在这儿的销售速度之快,以至于常常都要推着满满一cart的饮料去补货,不夸张!堆到比我人都还高啦 >< 补饮料完全就是独自一人作业,其实是有点无趣的,但偶尔会有些原民小朋友刚好在冰箱前选饮料,我都会扮鬼脸逗他们玩一下,小孩们很吃”鬼脸”这套,都会边哈哈大笑地配合我,也让乏味的工作多点fun啰^^

《A full cart of drinks》

《Milk delivery is twice per week》

《Playing with kids behind the fridge》

Roadhouse之于居民或旅客,就是一个集里民服务处和information于一身的功能性小屋,除了旅客问路,举凡客人加错油要call help、夫妻吵架要call police、原民喝醉门口倒、客人偷东西要手刀狂奔抓人……等等阿哩不答你想像不到的事都会在这小小屋内发生,着实让小弟的人生体验增添了不少酸甜苦辣阿~~ 此外,偶尔有小朋友的铁马狂飙到轮胎没气,或是龙头抓孤轮到歪掉,也会帮他们做些免费的service,三不五时还是要回馈乡里一下阿!!

《Bike pumping up》

《Somebody drunk in front of roadhouse》

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,在这充满原民人口的Fitzroy Crossing,我着实地体验到澳洲原民的life style,即便那不是很积极的态度,或许又带些颓废,但却也让我感受到生活反璞归真的纯粹。华丽的外衣、珠光的配件往往只是长物,有时候只要一支啤酒,就可以回溯到生活最基本却也最深层的甘甜。又或像啜饮一口单品耶加,入口的果干酸略显朴拙,但鼻息间的花蜜香却是缭绕迷人…… 真希望我也有像你一样的勇气, 感谢分享! 很有趣的分享啊! 赞
将来绝对是超棒的人生回忆

原创文章,作者:cwhello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uolikb.com/10545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